生豬期貨難產十余年 非瘟疫情或成上市催化劑

來源:第一財經網

點擊:

A+A-

相關行業: 生豬

關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大連商品交易所準備上市第二個養殖業品種生豬期貨。在豬價高企的背景下,這一舉措引起市場頗多關注。

      9月11日,在2019中國玉米產業大會上,大連商品交易所理事長李正強表示,大商所將積極推動生豬期貨上市,爭取早日推出玉米淀粉期權,努力為企業提供更多風險管理工具。

      早在數十年前,美國就以期貨的形式來進行豬價的風險管理。然而,國內期貨交易所對此研究十余年,至今仍未上市。

      中信建投期貨養殖產業研究員魏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在這十多年的生豬期貨研究過程中,豬價起起伏伏,更表明了不管是上游生產企業還是下游屠宰消費企業,都需要生豬期貨這樣的風險管理工具。

      他說,由于生豬是我國農牧產業中舉足輕重的行業,而生豬價格又關系國計民生。因此,在合約設計上需要嚴格把關,力求精準反映市場預期,這就要求交割制度與現貨市場交易必須要平穩銜接,能夠吸引養殖產業進入市場,從而實現金融服務實體的目的。也正因為需要長期的研究,才導致生豬期貨上市進程較緩。

      國家再提規模化養殖發展目標

      由于我國是全球豬肉第一生產大國,國內需求巨大。尤其是此次非洲豬瘟疫情應該成為催化劑,將加速推動國內生豬期貨的上市進程。

      業內分析稱,一方面,養豬產業規模化、標準化大幅提升,非洲豬瘟疫情將為期貨質量標準的設計提供條件;另一方面,規模化養殖后,生豬價格大幅波動給企業經營帶來了較大壓力,產業各主體對生豬期貨等風險管理工具的需求十分強烈。

      魏鑫稱,我國生豬養殖面臨著豬周期的困擾,在豬價大幅周期性波動的情況下,養殖企業亟需能夠控制風險的手段。生豬期貨的上市,將有利于生豬產業的合理發展以及生豬企業的風險管理,從而使得整個行業能夠更加迅速、健康地發展。

      布瑞克·農產品集購網研究總監林國發認為,期貨具有套保和對未來市場價格發現功能,生豬期貨上市能完善國內養殖產業鏈發展,便于生豬養殖企業和豬肉終端企業化解價格周期風險,便于產業更好發展。目前,我國飼料產業豆粕、玉米、小麥均已經上市,生豬作為豆粕、玉米和部分飼料小麥及麥麩等需求的重要環節,將有利于整個產業鏈的完整,加快飼料、養殖及下游屠宰加工產業的升級。

      他也提到,我國生豬目前流通主要以活豬為主,養殖行業疫情不確定會對生豬流通及交割產生重要因素。出于謹慎考慮,生豬期貨推出需要大量的系統化研究,以及產業發育到一定程度。

      目前,我國生豬養殖規模化已經達到了生豬期貨推出要求,年出欄數在10000頭以上的養殖場數量逐年增加,年出欄數在500頭以下的養殖場數量逐年降低。

      截至2018年末,我國年出欄500頭養殖場占全國出欄比例接近50%,但年出欄萬頭以上養殖場或養殖集團占出欄比例不足20%。頭部排名前十的養殖集團年出欄量不足5000萬頭,相對一年國內7億頭左右的生豬出欄量,占比仍然較小。

      9月6日,國務院辦公廳下發《關于穩定生豬生產促進轉型升級的意見》對規模化養殖提出目標:到2022年,產業轉型升級取得重要進展,養殖規模化率達到58%左右;到2025年,產業素質明顯提升,養殖規模化率達到65%以上。

      林國發說,中國生豬環節產值1萬億元左右,如果加上飼料原料和豬肉制品,產值超過3萬億元。一般來說,期貨交易額是現貨貿易額的10-20倍。按照養殖產值來算,理論上中國將來上市生豬期貨,將會創造10萬億元以上的期貨交易額。

      生豬期貨上市難產背后

      全球養豬行業有兩種模式,分別是歐洲模式和美國模式。

      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說,以德國為例,也是家庭農場養豬,單個豬場幾百頭母豬,規模沒辦法跟美國比。沒有推出生豬期貨,價格也非常平穩。原因在于從業人員素質高、組織性強,農業協會在其中起到很大的作用,實現產銷對接。

      美國則有規模非常大的豬場,生產者完全可以根據價格信號來安排生產,這就需要價格指導,期貨有價格發現的功能,在完全競爭的市場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。

      梳理美國生豬期貨市場發展可以發現,1961年美國芝加哥交易所(CME)推出冷凍豬期貨合約,就是伴隨著冷凍、物流技術的進步開始的,隨后美國生豬養殖業標準化和規模化提升,迎來了生豬期貨市場的大發展。

      林國發稱,美國生豬期貨經歷多次調整,主要根據生豬產業發展進行調整,從最初的活豬交割,到豬肉交割,再到如今的價格指數交割,其目的是不斷根據產業發展水平進行調整,降低交割難度和費用,從而更好服務實體。美國生豬期貨上市,降低美國生豬價格波動率,延長了價格周期。

      在全球的期貨市場上,開展過豬類期貨交易的交易所還有很多,如美國中美洲商品交易所、荷蘭阿姆斯特丹農業期貨交易所、匈牙利布達佩斯交易所、波蘭波茲南交易所、德國漢諾威商品交易所和韓國交易所等。中國雖然生豬期貨漸行漸近,但是推動上市仍然困境重重。

      根據中信建投期貨研報,我國生豬期貨之所以遲遲沒有推出,主要是由于我國生豬養殖行業比較分散、市場集中度低,導致各地區生豬價格、質量、品種、運輸等方面難以統一。

      具體來說:第一,標準化難和參與程度低。

      我國生豬養殖比較分散是影響生豬期貨的重要因素。生豬品種、品質存在較大差異,生豬品種、體重、膘厚、肉質等指標實現標準化也并非易事。另一方面,中小養豬戶的風險承受能力以及專業能力有限,制約著他們去參加期貨市場。國內即使推出生豬期貨,生產商參與度也可能較低,無法達到生豬期貨預期效果。

      根據業內了解,大連商品交易所擬選定三元雜交瘦肉型活豬作為生豬期貨標的物。

      從我國生豬品種來看,生豬按其親本來源可分為三種:外三元、內三元和土雜豬。按經濟要求分類,生豬可分成三類:瘦肉型、脂肪型和兼用型。其中,以“杜長大”三元雜交商品豬為主的外三元商品豬,占據了我國生豬出欄量的70%。

      魏鑫稱,盡管生豬產業有關質量標準已初步形成,但在實際操作中,收上來的生豬可能是土雜豬、三元豬或五元豬,這些生豬的品質、來源地、飼料喂養情況不盡相同,導致價格難以統一。這些價格差別,如何在期貨價格上反映出來、是否需要做不同地區的升貼水是難題。此外,合約推出后實際交割過程中有多少生豬產品能夠達到交割標準,同樣是個未知數。

      第二,交割困難。生豬期貨作為一種畜牧與鮮活農產品期貨,不同于傳統的耐儲藏期貨品種,在進行實物交割的過程中,往往存在著更多的操作障礙和風險。

      第三,投機炒作的挑戰。市場人士分析,我國雖然是生豬的生產和消費大國,但是在國際市場上并不掌握定價權。如果真正參與期貨價交割的養殖戶較少,那么生豬市場則易受人控制。一旦價格受到期貨市場上占優勢地位的主體操縱,反而與推出期貨的初衷背道而馳,對生豬養殖行業造成更大的沖擊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錢濤)

    我來說兩句(0人參與評論)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澳门网赌公司官方网址-正规网赌官方网址大全-网上信誉网赌娱乐平台_搜猪网